<acronym id="pdf7b"></acronym>

    1. <blockquote id="pdf7b"><button id="pdf7b"></button></blockquote>

      詩詞鑒賞

      左丘明《王孫滿對楚子》原文|譯文|賞析

      古文典籍永亮供稿

        《王孫滿對楚子》講的是:公元前606年(宣公三年),楚莊王吞并了一些小國,確立了霸權之后,陳兵周朝邊境,問九鼎的輕重,伺機覬覦周朝王權。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吧!

        《王孫滿對楚子》原文

        先秦:左丘明

        楚子伐陸渾之戎,遂至于雒,觀兵于周疆。定王使王孫滿勞楚子。楚子問鼎之大小輕重焉。

        對曰:“在德不在鼎。昔夏之方有德也,遠方圖物,貢金九牧,鑄鼎象物,百物而為之備,使民知神奸。故民入川澤山林,不逢不若。螭魅罔兩,莫能逢之。用能協于上下,以承天休。桀有昏德,鼎遷于商,載祀六百。商紂暴虐,鼎遷于周。德之休明,雖小,重也。其奸回昏亂,雖大,輕也。天祚明德,有所底止。成王定鼎于郟鄏,卜世三十,卜年七百,天所命也。周德雖衰,天命未改。鼎之輕重,未可問也。”

        譯文及注釋

        譯文

        楚王攻打陸渾戎人,于是到了雒水,在周朝邊境上炫耀武力。周定王派王孫滿慰勞楚王。楚王問到周王室的九鼎的大小輕重。

        王孫滿回答說:“統治天下在于道德,不在于鼎。從前夏朝正在實行德政的時候,遠方各地把各種奇異東西都畫成圖象,九州貢獻出金屬,鑄成九鼎,把畫下來的各種東西的圖象鑄在鼎上,鼎上面有各種東西的圖象,教人民知道神物和怪異。所以人民進入川澤山林,不會碰到對自己不利的東西。螭魅罔兩這些妖怪都不會遇到。因此能夠上下和協,受到上天的保佑。夏桀昏亂,鼎遷到商朝,前后六百年。商紂暴虐,鼎又遷到周朝。天子德行美善光明,鼎雖然小,也是重的。如果奸邪昏亂,鼎雖然大,也是輕的。上天賜福給有美德的人,是有一定極限的。成王把九鼎放在郟鄏,曾經占卜過,可以傳世三十代,享國七百年,這是上天所命令的。今天周朝的德行雖然衰減了,可天命還沒有改變。九鼎的輕重,是不能問的。

        注釋

        王孫滿:周大夫,周共王的玄孫。對:回答。楚子:楚莊王,公元前613年至前591年在位。

        陸渾之戎:古戎人的一支。也叫允姓之戎。原在秦晉的西北,春秋時,被秦晉誘迫,遷到伊川(今河南伊河流域),周景王二十年(公元前525年)為晉所并。雒(luò):指雒水,今作洛水。發源于陜西,經河南流入黃河。觀兵:檢閱軍隊以顯示軍威。疆:邊境。

        定王:襄王的孫子,名瑜,周朝第二十一位王,公元前606年至前586年在位。勞:慰勞。

        鼎:即九鼎。相傳夏禹收九牧所貢金鑄成九個大鼎,象征九州,三代時奉為傳國之寶,也是王權的象征。楚莊王問鼎的大小輕重,反映他對王權的覬覦。

        圖:畫。 貢:把物品進獻給天子。金:指青銅。九牧:即九州。傳說古代把天下分為九州,州的長官叫牧。貢金九牧,是“九牧貢金”的倒裝,猶言天下貢金。鑄鼎象物:用九州的貢金鑄成鼎,把畫下來的各種東西的圖象鑄在鼎上。百物;萬物。備:具備神奸:鬼神怪異之物。

        不逢不若:不會遇到不順的東西。逢,遇。若,順,順從。

        螭魅(chimèi):也作“魑魅”。傳說山林里能害人的妖怪。罔兩(wǎngliǎng):傳說中河川里的精怪。

        用:因。協:和協。休:蔭庇,保佑。

        昏德:昏亂的行為。祀:年。與“載”同義。

        德之休明:猶言德若休明。休明,美善光明。

        奸回;奸惡邪僻。

        祚(zuò):賜福,保佑。明德:美德。這里指明德的人。止(zhi-):限度,極限。

        成王:周成王。定鼎:定都。九鼎為古代傳國的重器,王都所在,即鼎之所在。郟鄏(jiárǔ):地名。周王城所在,在今河南洛陽市西。卜世(bǔ-):謂預卜周朝能傳至幾代。卜,占卜。古人用火灼龜甲,根據灼開的裂紋來預測未來吉兇。世,父子相繼為一世。卜年:謂所得之年。

        賞析

        春秋時代,周室衰微,諸侯爭霸,野心家代不乏人。被中原諸侯視為蠻夷之君的楚莊王,經過長期的爭斗,憑借強大的武力吞并了周圍的一些小國,自以為羽翼已豐,耀武揚威地陳兵于周天子的境內,詢問九鼎大小輕重,試圖取而代之。周大夫王孫滿由楚莊王問鼎敏感地意識到他吞并天下的野心,就以享有天下“在德不在鼎”的妙論,摧挫打擊了楚莊王的囂張氣焰。夏、商、周三代以九鼎為傳國寶,九鼎成為王權的象征。后世以“問鼎”比喻篡逆野心。

        歷史發展到魯宣公的時候,周王的權杖早已失去昔日的威嚴,地處荒蠻的南楚日漸強大。于是,楚莊王出兵北伐伊川境內的陸渾之戎,順勢移兵洛邑,居然在周王室境內進行軍事演習,耀武揚威,不可一世。周定王敢怒而不敢言,忍氣吞聲,還不得不派自己的大夫王孫滿去慰勞。見面后,楚莊王竟然連一句寒暄的話都沒有,劈頭蓋臉就問鼎之大小輕重。這個楚莊王憑著自己的軍事實力,飛揚跋扈,氣勢洶洶,蠻橫無禮,蔑視周定王,對其欲取周室而代之的野心毫不掩飾。王孫滿忠誠而睿智。他的回答從容不迫而隱含凌厲。全篇故事便在“霸”與“德”的矛盾中展開。兩個人物的性格躍然紙上。王孫滿的回答,從“德”、“天”二字入手。先從“德”字出發,以“德”抗“霸”,一語擊破楚莊王的問鼎野心:“在德不在鼎。”立論如金石,堅不可摧。接下來,以夏、商、周的歷史變遷為鑒,有根有據地講述了鼎的來歷和幾易其主的過程,用以說明有德的君主才配有九鼎,才會擁有天下。由鼎的輕重引申到德的輕重,摧挫了楚莊王的囂張氣焰。“霸”而無“德”,你還不配問鼎。鼎隨德遷,那么如今周德如何?還沒等愚昧的楚莊王醒過神來,王孫滿妙轉機杼,又搬出個“天”來。“周德雖衰,天命未改”,周王朝的命數是天定的,天命難違,任何人都無法改變。王孫滿的答話,無一句直接指說楚莊王,卻無一語不在譴責他,既狠擊其心,又死封其口。條理嚴密,涵蓄有力,與楚莊王的兇蠻直率形成鮮明對比。


      相關文章:

      1.左丘明《子產告范宣子輕幣》原文|譯文|鑒賞

      2.左丘明《曹劌論戰》原文|譯文|文言現象|賞析

      3.文言文

      4.柳如是《金明池·詠寒柳》原文|譯文|賞析

      5.《齊桓下拜受胙》原文|譯文|賞析

        為你推薦
        是官方吗
        <acronym id="pdf7b"></acronym>

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pdf7b"><button id="pdf7b"></button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"pdf7b"></acronym>

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pdf7b"><button id="pdf7b"></button></blockquote>